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佛经网!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五
发布时间:07-13 文章来源:当代佛教网 作者: 点击次数:
 

 

 
    阿难对如来说:世尊,虽然如来为我们解说了因地发菩提心的第二种决定不移的道理的要旨,可是我看世间的人要去解开六根纠缠的话,如果不知道这个结的根源在哪里,我相信这个人最终是不能解结的。世尊,我和法会中许多无学、声闻修行者也是这样,也不知道结的根源在哪里,又该怎样去解它。我们都是无始以来就和这些无明烦恼纠缠在一起俱生俱灭,虽然我有多闻的善根并且已是出家之身,但是对于这点也是如发疟疾一样,时发时止,有时明白,有时又不明白。祈愿如来发大慈悲心,哀怜我们这些沉沦在生死苦海中的人,指示我们的身心之结究竟在哪里,怎样去解,同时也使未来的苦难众生知道如阿解结,从而不会陷落在三界的生死之中,也不会再受六道轮回的苦报。说完这话,阿难就和大众一起,五体投地,悲泪有如雨下,伫待如来的无上开示。
 
    这时,世尊为怜悯阿难和所有初学大众,同时也为怜悯未来一切众生,于是指示了一条修证脱凡出世的因地,作为将来修行的见道之眼。世尊用阎浮檀色的紫金光手摩阿难的头顶,一时,十方所有的佛世界都感动到了摇动、推涌、升腾、地震、地裂、呼啸等六种震动,微尘一般多住在各个世界的如来佛,都从头上放射出宝光,所有宝光都从各个佛世界同时照射到只陀林说法的如来佛的顶上。这时,法会中大众都得到了未曾有过的大欢喜。阿难和大众,都听到十方世界无数量的如来佛异口同声地告诉阿难:很好,阿难,你若想要知道无始以来就与无明俱生俱灭,从而使你在生死轮转中结下根结的究竟,除了你的六根之外没有另外的东西了,你若还要知道无上菩提,从而使你能迅速修证到常、乐、我、净的无上涅槃果位,除了你的六根之外,再没有另外的事物了。
 
  
  阿难闻见了如此无上法音,但是他仍然没有明白,他再行礼并对如来说:为什麽使我拔离生死轮转的根结和修证到常、乐、我、净的无上果位,都只是在于六根而不能是其它东西?
 
    如来告诉阿难:根和尘同有一根源,捆缚和解脱是同一件事,识性就是虚妄,如同空花一般。阿难,认知从尘境生发出来,又从根生发出识相,识相和知见都是尘境引发的虚妄想念,都没有真实体性存在,犹如交芦两基并生,杂乱交织。所以,现在你在真知真见之上建立你的识知,这就是无明的根本。了悟到知见不是真知真见,这就是无上涅槃无漏真净,这当中怎麽能够容纳其它事物呢?
 
    这时,世尊为了再次宣示这无上奥义而曰诵偈语:
  真性有为皆为虚空,攀缘有为如影如幻。无为识性无生无灭,不照实相有如空花。说出虚妄显出真实,虚妄真实双双为妄。不是真实亦无非真,说甚见根与甚见尘?见与所见并无实性,本性虚妄两边杂乱。结缚解缚一样因地,圣道俗途原是一路。详审根尘两边中间,既不是空亦不是有。迷惑晦昧即是无明,显发明悟便得解脱。解缠脱缚依次循进,六根解脱一根亦无。善根深入圆通妙明,逆转识性顿成正觉。微细心识含藏万物,生死习气如流如瀑。真与非真道理深密,恐有误识故不常演。本心自性能所两立,本非幻法演成幻法。不取非幻能所两泯,幻非幻法亦不生发。幻法如何得以成立?此叫无上妙法莲华。常住不坏真知真觉,如幻正等正定正持。刹那之间超越无学,如此真智无上大法。加被十方如来神力,一路超入涅槃禅门。
 
    阿难和会中大众得闻如来佛如此无上偈诵,精微莹澈的妙理,一时间令人心开目明,从未有过的大欢喜从心底涌现出来。
 
    这时,如来从师子座上起立整衣敛容,然后从七宝几上取来劫波罗天人奉献的华巾,就在大众面前将华巾挽成一个结,并对阿难说:这叫做什麽?阿难和大众都回答:这叫做结。于是,如来又在华巾上迭挽了一个结,再问阿难:这叫做什麽?阿难和大众都回答:这也叫做结。这样一层层的在华巾上迭挽成了六个结,如来拿着打好的结一一询问阿难和大众,阿难和大众也都一一作了回答,说这都是结,如来对阿难说:我挽上第一个结时,你说这是结,这条华巾本来只一条,那麽在挽第二个结第三个结时,你们为什麽又叫这些是结呢?阿难回答如来说:世尊,这条华巾由天上宝迭华纺织而成,虽然它本来只是一条,但是我这样想,如来挽了一次华巾,就有了一个结的名称,如果挽上一百次,就会叫做一百个结,何况这条华巾只有六个结,既不够七个结,也不是五个结,如来为什麽只认为第一个结叫做结,其余第二第三等等不叫做结呢?如来告诉阿难:你知道这条宝巾本来只是一条,而我挽了六次所以认为有六个结。你再审察详观,这宝巾仍然是体质单纯没有异体,挽上结以后它才有了异样,这是什麽意思呢?最初挽上结时,叫做第一结,这样一直挽到第六个结时,我却要把这第六结叫做第一结,这样行吗?阿难回答说:这样不行,如果已经挽成了六个结,那第六个结只能叫做第六结而不能叫做第一结。既使倾尽辩才,也不能够弄乱了这些结的名序啊!如来说:是这样。六个结各不相同,循追它们的本来面目,只是一条华巾生成而来,但它们名序杂乱是不行的。你的六种根尘也是这样,在它们本来单纯不杂之中,生发出各自究竟的不同。如来又对阿难说:你一定不喜欢这六个结各自异样,希望它只是一个单纯的结,但是怎样才能恢复这一个结的单纯本体呢?阿难说:六个结一经结成,就会有是非烽起,这当中就会生发出彼此的争斗来,此结不是彼结,彼结不是此结,如此不能停息,如果如来把这六个结一并解除,那麽,没有了结也就没有了此结彼结的争斗,第一个结都没有了,怎麽会有第六个结的存在呢?如来说:我所说的六根解脱一根亦无的道理也是这样。从极远极远的无始以来,你的清净本心忽然就生出了无明妄乱的知见,知见妄乱生发就扰乱了清净真心,如此妄乱知见相生相续不能停息,劳虑转深就会去持取心外尘物,由此就生发出种种尘物相状来。犹如把眼睛瞪定虚空,直视很久烦劳转深,就会在湛明虚空中无端看见乱花狂飞。其实,世问一切山河大地,以至于生死、涅槃等等,都与眼劳转深无端生出狂花飞舞的情形是一样的。
 
    阿难说:这种情形和结的情形是一样的,怎麽才能解除呢?
 
    如来用手把打结的华巾牵扯到左边,问阿难:这样能不能解结?阿难回答:不能,世尊。如来又把打结的华巾牵扯到右边,问阿难上这样能解开吗?阿难回答:世尊,不能解开。如来告诉阿难:我把华巾向左或向右拉,都不能解开结,你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把结解开呢?阿难告诉如来:世尊啊!应当从结的中心解,结才可以散开。如来说:说得对,要把结解开,一定要从结的中心去解才行,阿难,我所说的法是从因缘生出的,但是,不是取自世间因缘和合的粗相,而是取自微细的因缘,并不从外境而起。如来佛发物阐明世间染法和世间净法,知道各有本己的因,各随所攀的缘而生。但是世间法以业、识会藏着有漏的种子为因,以宿世所造之善恶业为缘,出世间法以自性本具无漏种子为因,以今生所修善法为缘。如来的智慧可以了知如恒河沙数一样多的世界之外下的一滴雨的数量,知道松树为什麽是直的,荆棘为什麽是弯曲的,鹄鸟为什麽是白色的,乌鸦为什麽是黑色的等。所以,阿难,你要随自己的心意选择一种根来修证,一种根修得圆通,解开根结,那麽一切妄想生灭尘相自然去尽,而妙真如本性不显面前又待何时?阿难,我再问你,这条华巾结了六个结,可以同时将他们解开吗?阿难回答:不能,世尊。这些结本来是依次挽上的,现在还须依次解开才行。这六个结虽然打在一起,成为一体,但是打结是依次而行的,解结时怎麽能够同时解开呢?如来说:解开六根的结也是。根结解开之初,可获得离尘除垢根尘消尽的人空,空性本元圆明,所以获得人空后,还要解结直至得到法空,解脱了法执,得获法空不为法缚时,还要解结直至得到俱空不生,生灭既灭,得到寂灭现前的圆明。这就是菩萨从正定正觉之中得以超入的无生法忍的境界,根结解尽,妙心已悟,佛眼已开,能见诸法无生无灭且能安忍不动心。
 
    阿难和法会中大众得到佛的明示,一时慧觉圆满,对解脱根尘的道理都明白了,再没什麽疑惑。于是,他们合掌顶礼佛足并对佛说:现在我们身心畅然舒坦,快乐而无垩碍,但虽然我们悟解了六根解脱一根亦无的道理,却仍没有了达圆通的根本,所以,不知如阿选择六根得以一门深入修证。世尊啊!我们在生死苦海之中飘流不定,多少劫以来都如孤儿一样,沦落于六道轮回之中,没有得到护持,想不到今日得到佛的天伦护持,犹如失乳婴儿又回到慈母的怀抱,得到佛的法乳的营养啊!我们愿借这个机会,成就修证之道,如果今日我们承领了如来宣示的微妙密法而不去实行,反而将此密法同于我们未悟时的迷疑,那麽,这就如同没有听闻如来演法一样。恳请佛再降大慈悲心,赐予我们秘密严净的佛法,成就如来给我们的最后开示。说完这话,阿难和大众五体投地,顶礼佛足,退回座位,期待着佛于冥冥之中授予他们的秘严佛法。
 
    这时候,如来对法会中各位大菩萨和各位无漏阿罗汉说:你们各位大菩萨和无漏阿罗汉,在我佛法中已经证得无学果位,我问你们,你们最初发心,依因地心修行并已悟解了十八界之圆通,那麽,哪一个法门最能圆通,从哪一个法门入手,最能方便证入正等正觉的三摩地?
 
    这时,娇陈那等五位比丘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如来说:我们在鹿苑和鸡园修道时,窥见如来最初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悟道,如来为我们五位比丘说法,我们聆听到佛的声音,而悟解了苦、集、灭、道四谛法门。当时佛问我们明白了没有,我们都完全理解了,如来就授印我们,称阿若多,即最初解的意思,声音真性微妙而遍在法界,所以,我以声音为本修因证得阿罗汉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们所修证的,以声音为最上。
 
    优波尼沙陀从座位站起,顶礼佛足对如来佛说:我也曾亲见佛最初成道的情形,佛教示我修不净观,观人死后身躯的不净相,从而生起厌离色尘之心,觉悟到一初色性终归于白骨微尘与虚空。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空、色无二差别。因此得以修证无学阿罗汉果。佛授印我名为尼沙陀,即是色性空的意思。虚妄色尘既然已经灭尽,自性妙色自然微妙而遍在法界,于是我们从观想色相证得阿罗汉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以色因为最上。
 
    香严童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如来佛说:如来教导我审谛观察一切有为相,于是我告别如来,居处静室养晦自修,看到众比丘烧起沉水香,香气静静袭入我的鼻子,我静观香气,其既不是从木头上来,也不是从空而来,不是从烟来,也不是从人来,它竟然是无所而来,无所而去,一时我悟解到当体是空,由此,心意消亡,根尘灭尽,成就了无漏阿罗汉果。如来授印我以香光庄严的名号。虚妄香气尘相既然已经倏然而灭,那妙香自然是微妙而遍在法界,所以我是从观想香气而证得阿罗汉果位的。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以香严为最上。
 
    药王、药上二位法王子以及同来法会的眷属五百梵天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从无数劫时间以来,我们就在世间做良医,口中尝遍了这娑婆世界里草、木、金、石等种种药性,可为药的多达十万八千种。所以我们遍知它们的苦、酸、咸、淡、甜、辣的味道,以及它们的种种配伍参和的功效,知道它们的药性是冷是热,知道它们哪些有毒,哪些无毒。自从跟随如来学法以来,更知道了药的味性,既非空,亦非有,既不是因舌根舌识而有,也离不开舌根舌识。详审细察之下,辨明了味因无体性,无所来,是虚妄味尘,于是开悟成就了无漏之学,承蒙如来授印我们兄弟两人以药王菩萨、药上菩萨的名号,现在法会中为法王子,所以,我们是因观见味尘而悟觉妙明真性,从而证得到菩萨果位的。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们的修证,以味因为最上。
 
    跋陀婆罗和他的十六位菩萨同伴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们最先是跟从威音王佛出家修学佛法,当时,我按僧制于会前沐浴时,忽然就悟解到水既不洗尘,也不是洗体,那麽,冷暖湿滑的触觉没有来处,一时根尘皆灭,没有分别,所以安然无碍。那些过去世的种子历世并没有忘记,善根仍在,直到现在跟从如来佛出家修行,修成了无学果位。佛为我取名跋陀婆罗,即坚守的意思。我既已灭尽了妄触尘缘,那麽,妙触即现为如来真性,我即以此得成就了菩萨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触因为最上。
 
    摩诃迦叶和他的妻子紫金光比丘尼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于过去劫时中住在这娑婆世界,那时,有佛出世,名叫日月灯明佛,我天天跟从他学佛修习,佛灭度后,我亦供养他的舍利,燃上灯光日夜长明,又用紫金光来涂饰佛像,从那以后,我的身上就常常圆满聚集紫金光芒。那位起愿佛像饰金的贫家女就是紫金光比丘尼,我们结成了眷属,一起发心修证佛果。我观察世间法尘,念念迁变,时时坏灭,于是我以悟解法尘空寂而修灭尽定,因此入了灭尽定,所以,身心达致自在,度过百千劫时间就好像弹指之间一样。我以观见法空修成阿罗汉果。如来佛说我是头陀第一。微妙法性明了遍在,能灭尽虚妄诸漏。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法因为最上。
 
    阿那律陀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当初我刚出家时,贪图睡眠,如来呵责我与畜牲一般,我听后就哭泣自责,自此七天七夜不敢睡觉,终于导致双目失明,世尊教我修持乐见照明金刚三昧法,返观本心,照完又照,照见到自己本性原来不动不坏,一时间就开启了金刚正眼,由此证得天眼照明,不必依靠眼根就能看见十方世界,其精微洞悉,就像看手上的庵摩罗果一样清楚。如来授印我得成阿罗汉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以向内观照,亡尘脱根为第一。
 
    周利和盘待迦两位尊者从座位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的记忆力不好,所以不能博学多闻,当初我遇到佛,听到宣示佛法而出家。在诵持如来四句偈语时,一百天当中,诵到前句就忘了后句,记得后句又忘了前句。佛哀悯我的愚笨,便教我于静室中以数息来调摄身心。我详观细审出入气息,到了出入极为微细之时,忽然觉得无人、无我、无众生、无寿者,刹那生灭都无,心念打成了一片,本心一时间就豁然开启,了无罣碍,从而烦恼漏尽,成就了阿罗汉果,住持如来佛座下,由佛印记我的无学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调息而入空为第一。
 
  桥梵钵提即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的口业欲求最重,在过去无数劫之中我轻慢沙门的戒律,所以生生世世犯有如牛反刍的毛病。如来启示我一味清净心地法门,我由此修证而能灭心,证入正等正觉三摩地。我观察到滋味原来即无体无物,从而得以超越世间种种欲求烦恼,解脱身心束缚,离弃尘物世界,并远离色界、欲界、无色界,此时,我真像出笼鸟,尘垢销尽,法眼清净,而成就了阿罗汉果位。如来现自印证我得登无学大道。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归味还觉为第一。
 
    毕陵伽婆蹉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当我初发心跟从佛修习佛法时,曾多次听如来说世间种种不可乐道的事,即使是在城中乞食,心里仍然想着修证的法门,而不经意被路上的毒刺刺伤了脚,一时全身疼痛难忍,我即以心念去感知,但是只感知到剧痛,此时,我觉得了我的痛觉,我又觉得了清净本心并无痛觉。那时我想,难道我只此一个身体却有两种感觉吗?如此摄聚心念没多久,身心忽然入空,从此二十一天当中,我的烦恼妄尘随之一一销尽,成就了阿罗汉果位。如来视印了我的无学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遗身纯觉为第一。
 
  须菩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很久劫时以来,就意根清净,心身自在,无有罣碍,已经历了无数量的生,所以在母胎之中,就已经知道四大本空,出胎之后,因此能悟解到十方世界无不空寂,出家以后,又宣说一切法空,以至能令众生证得空性,直到如来启示我,悟解到觉性才是真正的空,真空妙性圆融灵明,因此而证得阿罗汉果,得入如来真空性海,证得和佛一样的知见,佛印证我已成就无学道。我虽证得空性,但又不住于空,所以得到无上解脱,佛称我为解空第一。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诸相是空,能所俱灭,旋转虚妄生灭,复归本元觉性,所以,以空去意根为第一。
 
  舍利弗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很久劫以来,心见就得到了清净,所以经历了无数次的生都无昏昧迷惑,我看世间和出世间的事物种种变化与实相,都是一经看见实时就能通达了悟,从未有障碍不明白的事,有一日,我在路上遇见迦婆叶兄弟在宣说佛的因缘深义,听完后我顿然明悟到如来藏心周遍法界没有边际。因此跟从如来出家,我的心更显圆明,无障无碍,得到了大无畏力,成就了阿罗汉果,在佛弟子中称为智慧第一。所以得为佛的长子,亲蒙佛的口授,所以好像是从佛口生出来,依佛教诲而成就,我彷佛就是从佛法里化生出来。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心见生出无碍智光,智光达致极点成为佛的所知所见,我以为这是第一。
 
  普贤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在过去生中已经跟从无数量的如来弘扬佛法,为法王子,十方的如来,都教导有菩萨善根的弟子们修普贤行,这普贤行,就是随我的名而安立的。世尊,我用心闻,就能分别所有众生的种种知见,如果远在无数世界之外,有一个众生发心修普贤行,我就能实时乘六牙白象到他身边去护持他,如果有百千亿众生同时发心修普贤愿行,我也能化为百千亿身,乘百千亿白象,顷刻就能到他们身边。纵然他们因业障深重不能看见我,我也会暗中为他们摩顶,安慰他们并为他们护持。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本因,以心闻发起智慧光明,能于一切法分别自在,所以为第一。
 
  孙陀罗难陀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初出家时、虽然能够严守戒律,但是修持禅定澄心静虑时,常有散乱,定力常失,所以还不能成就无漏果位。世尊就教我和我的母舅拘烯罗,一起观视鼻端的白气,以此来收摄散乱心念,观视二十一天,看到鼻子中出入的气息像白烟一样,从此得到定力,身心一概圆明透彻,洞观一切世界,遍照无遗,清净无染,就像看玻璃一样内外分明。白烟渐渐销逝之后,出入的气息竟然都是白色的,都化浊为清。这时,我真心开朗,烦恼漏尽,所有出入气息都化成智慧光明,遍照在十方世界,由此我成就了阿罗汉果位。世尊授记我当得菩提,说我很快就获得了菩提佛道。佛问哪个法门最圆通,我认为,观息止息而成白息,发智慧光明,圆满明照,漏尽烦恼,这应是第一法门。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从座位上站起来,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无量劫时以来,就具有了无所阻碍的辩才,所以常为众生宣说苦、空的小乘道理,从而明白了真如实相的妙义,即使是无量如来佛的秘密法门微妙深义,我都能巧妙的为大众们宣说,我因此而得到一切大无畏的力量。世尊知道我有大辩才,就教导我用说法的音声推转*轮,我就常随佛的左右,以音声转轮,帮助佛弘扬大法教化众生。由于我说法时有大无畏力,有如狮子吼,所以,我就得成就了阿罗汉果。世尊印证我是说法无上。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以说法的无畏声音能降伏三界妖魔怨贼,销尽诸漏为第一。
 
  优波离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曾亲随如来越城出家,亲见如来修行六年中的种种勤苦,也亲见如来以法降伏种种魔法,制伏种种外道,从此深知贪欲为诸漏之本,狂心顿歇,一时便解脱了世间种种贪欲烦恼。佛教导我严守戒律,直至持守三千威律,一时八万四千微细罪业等等,都被灭除。身心清净,静定寂灭,由此而成就了阿罗汉果。现在我在如来信众中专事整肃纲纪,总领佛众,如来亲自印可我,众人也推举我为持戒修身最好。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修证,持戒修身使身得大自在,持戒修心使心得大光明,身心一切都得圆通,这应当是第一法门。
 
  大目犍连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当初我在路上乞食,遇到了迦叶家三兄弟,即优楼频螺、伽耶、那提,他们正在宣说如来佛所说因缘的深密奥义,我听闻之后,即刻发心无上觉智,从而身心都得自在通达。我投奔如来出家,如来一言既出,我就须发脱落,袈裟着身,当下俱足道貌堂堂的比丘。至此,我得大神通力,遍游十方世界没有一点障碍,大家说我是神通第一,由此而成就了阿罗汉果。不仅仅是世尊,连十方世界如来佛都欣叹我的神通力是如此清净圆明,有如此的大自在和大无畏。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我以为发扬湛然不动的心体,以致心光发宣,得大神通,使浊流清莹澄澈为第一。
 
  乌刍瑟摩站在如来座前,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常常忆想起在久远劫时以前,我有多麽地贪欲,后来有佛现示在世间,名叫宝王,他说淫欲过度就会猛火聚集,教我看遍了人身百骸四肢的种种冷热秽浊不净之相,遍观之中,我得以神光内敛、将那贪欲之心化为了智慧之火,从此以后诸佛称我为火首金刚,以此彰扬我有将不净秽恶化成清净的德能。我是以火光三昧力成就阿罗汉果的。我曾发大誓愿,为了诸佛成道,我愿为金刚大力士,我将为诸佛降伏魔法,制止五蕴炽盛的怨恶。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我以为谛观身心冷暖触觉,达致离合无碍,烦恼漏尽的境地,从而生出大宝火焰,得登无上觉位最为圆通。
 
  持地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想起从前普光如来出现在世间,我还是一个比丘,常常在道路隘口和河流津渡等等地形险隘的地方,看到有不宜车马通行,或者有危险的地方,我就铺设道路,架设桥梁,从不厌烦辛勤艰苦。又经过了无量佛出现世间,要是有众生在过险峻地方时无法持物,我就会去帮助他们拿东西背对象,随他们要我送到那里都行,从不要别人的报酬。在毗舍浮佛出现于世间之时,那时饥馑遍地,我就去作搬运的事,不管要走多远,我只收一文钱。要是有牛车陷入泥泞,我有神力帮助推车,解人于困厄之中。那时国王设斋宴请佛说法,我就平整道路接待佛的光临,毗舍如来为我摩顶,并告诉我,心地平整则世界一切地都会平整。闻法之下,我就开悟了心地。觉察到人身犹如微尘,与世界所有微尘并无差别,悟解到微尘的本性在于它们本来没有任何相触相摩,以至于用种种兵器都不能触及到它们。我于一切法的自性中,悟到了无生法忍,能于不生不灭之法中安忍不动心,从而成就阿罗汉果。因心现在进入到菩萨位中,聆听诸如来佛宣说妙莲华时,佛的所知所见,我都先得到了证明,从而就成了上首。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我以为谛观自身与世界两种微尘本无差别,都是如来藏自性真如,一切尘物都是虚妄生发,灭掉妄尘便智慧圆满,以至成就无上觉道,这堪称为最上法门。
 
  月光童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想起在无数劫时以前,有水天佛出现世间,教各位菩萨修习水观而证得三摩地。观察自身之中的水性,与其它诸大并无冲突陵夺。最先从自身中鼻涕唾沬开始,然后穷尽观想津液精血大小便利等等,它们在身体内漩流往复与水没有什麽不同。身内是这样,外部世界的浮幢、玉刹、种种香水海等等,其水性都是一样,没有什麽差别。那时,我还只是初步修得水观,只看得到水在身内身外,证得身心内外相应无间,但是还没有观见到无身,即还没有证得五蕴皆空。那时,我还是一个比丘,在禅室里坐禅,我有一个弟子隔窗窥视,只见满室只是一泓清水,没有其它东西,弟子年少无知,拿一块石头投进室内清水之中,水声溅响,然后离去。到我从禅坐中出定时,顿时感觉到心有疼痛,就像当初舍利弗定中遭伤害一样。当时我想,我已证得阿罗汉果,脱离病缘很久了,今天怎麽会有疼痛呢?难道道果有所退失了吗?这时弟子前来告诉我他刚才所做的事,我就告诉,如再看到室内清水就开门进来,把水中的石块捡走。童子后来照办了。当我禅坐入定后,他又看到满室清水,于是开门进来捡去了水中石块。我出定后,感觉身体安然如初并无疼痛。从无量佛现示世间,直至山海自在通王如来现示世间时,我才观想到了亡身除蕴的境地,才能达致内外如一,此时我的身躯已经可以化水,与十方世界诸香水海的水性融洽无间了。佛称我为童真,从此我得入了菩萨位中。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我以为观想水性融洽,流通无碍,由此证得无生忍,成就圆满菩提是第一法门。
 
  榴璃光法王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忆想起在恒河沙数劫以前,有佛出现在世间,叫做无量声佛。此佛开示菩萨们,本觉是灵明妙用的,而这个娑婆世界和众生的身心,都是妄念攀缘的结果,都被妄念风力所转动。那时,我就观察这个世界是如何安立的,我谛观到这世界依空间而立,依时间而迁流,我谛观到身心是外止而内动,谛观到心随念想而摇动。我观见到这些种种动并没有什麽差别,一时我就觉悟到这些种种动静,都是无处而来无所而去的。觉悟到十方微尘世界一切颠倒众生,以至于三千大千世界里的一切众生,都像是盛在一个容器里的百千只蚊虫,在那里面哄哄乱鸣,分寸之间竟能狂鸣如雷响。没有多久,我就得入了无生法忍,能于不生不灭之法中安忍不动心念了。开悟之时,我看到东方不动佛国,作为法王子,我侍奉十方如来佛,身心俱发智慧光芒,能洞澈一切而无阻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我以为,观察妄念风力本来无所依持,能悟得菩提心,证入三摩地,能应和十方如来传播唯一妙明真心,这应当是最上法门。
 
  虚空藏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和如来佛曾在定光佛那里,我修得了无边身虚空相,能以虚空证知一切法为虚空所印。那时,我手持四大宝珠,照明如十方微尘多的宝刹,一齐化成十方虚空。我又在自心中间现示大圆镜,大圆镜内放射十种微妙宝光,宝光能流灌十方,盈尽无边虚空,并能将诸幢王刹摄入镜内,涉入我的无边身中,因为我的身躯如虚空一般,所以、并没有什麽障碍。我的身躯又能散入到和微尘一样多的国土里去,以便广行佛事,同时亦达到了大随顺心,能应机通感一切而不有染,妙用与佛一样。这等大神力,是由我谛观到四大本来无依,一切皆是妄想生灭,与虚空并无差别,与佛国原来一致而得到的。如此谛观之时,我就证得了无生忍,能于不生不灭的法性之中安忍不动一切心念。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我以为谛观虚空无边,证入三摩地,生发无上妙力是第一法门。
 
  弥勒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忆想过去无数劫时,有佛出现在世间,叫做日月灯明佛,我跟从此佛出家后,却仍然追逐世间荣名,攀附高贵种姓。后来世尊教我修习唯心识定,证入了三摩地。又经历了无数劫以后,我以此正觉三昧,侍奉随顺恒河沙数诸佛,追求世间荣名的心念歇灭无有。又到了燃灯佛出现于世间时,我就成就了无上妙圆识心,直至成就了三昧也无,尽空一切的境界。此时,我已明悟,无尽如来国土,不论是秽是净,是有是无,都是识心变现而成。世尊,由于我了知这样的唯心识的缘故,所以,从我识心里能涌流出无数量的如来佛。现在我已得如来印证,得入菩萨位中。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修证,我以为谛观十方世界只是识心所成,识心一旦圆明,就能证入圆明真实之性,从而远离依他起性和遍计执心,从而能得无生忍,能于不生不灭之法性中安忍不动心念,这应是第一法门。
 
  大势至法王子和同道的五十二位菩萨从座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忆想过去无数劫时,有佛出现于世,叫做无量光佛,十二位如来前后相续共一个劫时,其中最后一个佛叫超日月光佛,这佛教我持念佛法的奥妙法门。譬如有人能擅记忆,有人擅忘却,这两个人,不论是能遇在一起还是不能遇在一起,或者能相见还是不能相见,只要两人间相互生起忆想,心念深切,忆念的力量自然加深,就能够在生生世世之中,如影随形一样不相分离,他们之间也不会有任何相互抵触分别的事情发生。十方如来怜悯众生的心,就像母亲忆念孩子一样,假若孩子逃逝不见了,这个忆念又有什麽用处?假如孩子忆念母亲,也像母亲想念孩子那样,两个忆念深深切切,那麽,母亲与孩子就能生生世世都不会分离。如果众生对佛心生忆念,那麽忆念一起必能见佛,如此则离佛不会遥远,则可以不假借任何方便,自然得到心开。这就好比专事染香的工匠,身上必定有香气溢出,这就叫做香光庄严。我的修习本因地是以忆念佛的心,证入无生法忍。现在我在这个娑婆世界,能摄受所有忆念佛的众生统统归于佛国净土之中。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我没有什麽选择,而是收摄起全部六根,心心念念相续不断,和合归于精明心,离于分别,如此清净念佛,必能证入三摩地,得入无上正等正觉,我以为,这应是第一法门。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分享到: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冀ICP备12020718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