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佛经网!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前言
发布时间:09-07 文章来源:当代佛教网 作者:戴密微 点击次数: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本书(至少是第一卷)的资料主要是取自于敦煌汉文写本,其中大部分是由现任北京图书馆馆长王重民先生推荐给我的。他甚至还很盛情地送给我他的一组数量很大的影印件或手抄件,这是他于1934—1939年间协助巴黎国立图书馆为伯希和敦煌汉文文书编目期间在巴黎和伦敦亲自编制的。王重民先生已经出版或介绍了保存在伯希和档案中以及保存在伦敦不列颠博物馆的许多敦煌汉文文书,他发现了这些写本之间的同一性和相互关系【这些文献没有一卷是关于吐蕃的。参阅1936—1941年国立北平图书馆出版的王重民所著的两册《巴黎敦煌残卷叙录》;1935年6月出版的《图书季刊》第2卷,第2期,第71—84页;1935年9月出版的第2卷,第3期,第159—168页以及1939年3月的新编第l卷,第1期,第4一14页;1935年7—8月出版的《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9卷,第4期,第1—5页;1935年1l一12月出版的第9卷,第6期,第5—32页;1936年l一2月出版的第10卷,第1期,第1—46页,1936年11—12月出版的第10卷,第6期,第1—16页;1935年11月出版的《金陵学报》第5卷,第2期;1950年上海出版的《敦煌曲子词集》等书】。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王重民打算一旦在情况允许时就在中国发表一部主要是有关汉藏关系的重要资料集。本书翻译和研究的都是这些文献之中未曾刊布过的资料。当然,我也参阅了全部引文中所提到的资料的原件。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在预计王重民先生的作品即将出版的时候,我尽力避免全文转抄或发表敦煌写本原件,而只限于在注释里引用一些主要段落(并按照西方的方式加了标点)。但最主要的一件原写本在本卷书末尾影印发表,而且我也全文译出;对其它写本原件则仅限于进行一般性的分析和摘要。全文解释则必需冗长和枯燥的注释,因为大部分文书都是残卷,常常又是错误百出和含糊不清,或充满着毫无意义的文学含蓄。我认为应该只注意其实质性的东西,所以对那些只进行了翻译而未加概括的各段落都用引号或小字体标明。因此,本书只有志于粗略分析一下有关汉、藏关系的资料,这也是我最初认识王重民先生的结果。在多次友好的会见中,他以其渊博的书目学知识慷慨地帮助我撰写本书。我不禁惋惜地回忆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那几年。那时,每逢星期三,他总会给我带来他一周来的最新发现,我们一起度过一整天以共同钻研,一起查阅《大正新修大藏经》和西方西藏学家们的著作。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我在本书中也没有系统地使用唐代有关吐蕃的汉文经典资料,因为这些资料不但面很广,而且其编目工作也搞得很糟糕,几乎从未有人对这些史料(尤其是对史料的来源)进行过考证性的研究。其中最主要的文献是《唐书》和《旧唐书》中有关吐蕃的几卷。伯希和于1920年和1921年在法兰西学院两度讲授过有关西藏古代史的课,并将新、旧唐书中的这几卷译成了法文,可惜它仅仅是初稿,未加注释,而且也过时了。这一译文不久将由L.韩百诗先生在《伯希和遗著》中发表,但我没有使用它。S.W.巴沙尔于1880年在《皇家亚洲学会杂志》第12卷,第435—537页上发表的英文旧译本也过时了,而且在阅读时还必须参照原文,我只参阅而没有使用它,只简单地称为“巴沙尔译文”而列在书中。《旧唐书》成书于945年,我是根据1888年上海出版的《图书集成》版本引用的,书名只缩写成《旧》字;《唐书》(成书于1060年,同一版本)的书名只缩写成《唐》字;《资治通鉴》(成书于1085年,根据1900年《图书集成》的版本引用)的书名只缩写成《资》字;《资治通鉴考异》(1085年成书,根据《四部丛刊》版本引用)只用缩写词《考异》来代替;《册府元龟》(1013年成书,根据1754年版本引用)的书名只缩写成《册》字【为了阅读和查对的方便,本译文仍标明了所引书的全称。——译者】。这后一部书虽然很有价值,但查阅起来却很不方便,我只使用了其中有关“外臣部”的最后几卷(即966—1000卷)。我应该感谢已故的林藜光对其中年代学的考证,他生前为了自己使用而整理了有关吐蕃几卷的某些段落;承蒙R.戴何都先生美意借给我日本东京1938年出版的《册府元龟》第152—164卷,第966—1000卷的索引,我同样也有所参照;《通典》(801年成书)是根据《九通》的木刻版本(浙江书局1882年版)引用的;《唐会要》(961年成书)是根据江苏书局1884年版本所引用;《唐大诏令集》(1070年写成)是根据《涉园丛书》的版本引用的。《大正新修大藏经》中包括的佛教著作是日本最新版本的佛教经典,我只用字母“T”来表示,随后附有该书中佛经的编号,偶尔也用罗马数字来表示各卷的编号。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我几乎从未亲自使用过藏文史料的原件,因为我并不精通这一语言。本书是一部汉学家的著作,所以大家就应该原谅它强调了唐朝对吐蕃佛教起源所起的作用。我的西藏学同事们,诸如M.拉露小姐、J.巴科和R.A.石泰安先生都赏脸不辞辛苦地阅读了清样。大家可以在《补遗和校勘》中发现他们的指正意见,而这些观点正是我的书中所没有使用的。卢万大学的E.拉摩特先生表示自愿从藏文翻译有关拉萨宗教辩论会议的一卷印度史料,并允许我发表他的译文,我对此深表感谢。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佛教天地版权所有㊣
  这第1卷写成已有十几年了。从那时以来,M.拉露小姐、J.巴科和F.W.托玛斯先生以及G.杜齐和其他人的研究和发现在许多方面都向前推进了我们对古代西藏的认识,我只好勉强将本书公开发表。如果说本书的内容是成功的话,但写作形式则大为逊色,因为我从来也没有那种彻底改写已写成的第一稿的耐心。这就是我没有能够避免文章和注释比例不协调的原因之一,这些注释逐渐充斥了各页的下半部,甚至是整页……我谨请读者们原谅这种讨人嫌的不平衡状态,这也是由于专业上的某种变化所引起的。因为大家知道,汉文中的注释一般不是置于主体文章之外的,也不是写在每页的下面或卷末,而是随着文章用小体字标出的。这就可以使读者们无须费力地反复来回查看原文和注释了。如果在印书中想不到使用这种办法的话,那怎能称得起一位汉学家呢?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分享到: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冀ICP备12020718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